路西

醉卧红尘忆往昔
上学所以暂退,很感谢关注我的人(◍•ᴗ•◍)❤

前桌后座

胡桃萌夹子:

*2018第一发甜文


*文科学霸千×理科学霸凯


*班主任视角


 
  人年纪大了,不管多爱这份工作,这个岗位,终有一天是要退休的。几十年教龄,现在也算是桃李满天下。总有那么几个学生毕业之后一直挂念这我这个老人家,每年的教师节都发短信来问候我,简短几句话让人倍感欣慰。其实我没有什么东西可带走,教学用的书和笔记已经拿了回去,现在就只剩一点零碎玩意儿。


 


  有一个抽屉很久没有打开过了,上面还挂着锁,连我自己的不记得里面放的是什么了。找到钥匙,打开。里面有一个文件袋,放着一沓折的整齐的,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字条。哦!我想起来了,这是那两个孩子还在这上高中时候写的。没想到我存了这么多年。


 


  回到家,坐在写字台前,把字条倒出来。三年高中,刨去寒暑假,这里大概有700多张,覆盖了我整个桌面。我点了一根烟,展开了其中一张纸条,十年前关于两个孩子的记忆慢慢涌进脑里。


 


   两个男孩都是我的得意门生,上学时候是偏科特别严重的学科向学霸。两个人并不对付,都看不惯对方,现在想想大概是锋芒毕露,年轻气盛。易烊千玺,笑起来有一对梨涡,文科考试次次年级第一,理科倒数;王俊凯,笑起来露出一对虎牙,理科次次年级第一,文科倒数。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俩上学的三年里,我每年评比都是优秀班主任。


 


  追两个人的女孩啊数不胜数,不过两个人拒绝的理由倒数如出一辙:谈恋爱耽误学习,过两年再说。也就是因为他们有当学霸的自制力所以我也就不多管。但是偏科还是不能放任不管。安排两个人做同桌的第一天就打架了。原因是易烊千玺的胳膊超过了桌上的三八线,王俊凯的数学公式压住了易烊千玺的笔记本。班长把扭打在一起两个人推推搡搡的拉到办公室门口。


“老师!我不要和他做同桌了!”


 


“为什么?”


 


“他影响我学习!”


 


“那你们偏科这么严重怎么解决?坐在一起可以互相帮助。”


 


“我不需要他的帮助。”


 


   两个孩子一直异口同声,逗笑了办公室里的老师们。最后,我答应他们如果下一次考试,两个人能把自己不擅长的科目各提高20分,我就让他们换座位。也是那高考一年取消了文理分科。


 


   两个人都为了不和对方做同桌而暗暗较劲,除了偶尔拉下脸问对方一个问题,就没有多余的交流。一个月后的月考结束,我把他们安排成了前后座,坐在后座的王俊凯那天打扫卫生时候,气不过,一脚踹断了拖把棍,后来,好像还是易烊千玺掏钱赔的。我记得他经过王俊凯的时候说:“坐前面的不和坐后面的计较,花钱买我心情好。”然后,王俊凯又在桌腿上踢了一脚。


 


  自从两个人坐了前后桌,倒是没打过架了,开始传纸条了。刚开始我还没怎么在意,后来就越来越频繁了。王俊凯往桌子上一趴,易烊千玺准要靠在椅背上的。我看见了,但是不急,也要等他们传够一个来回,才慢悠悠走下讲台敲敲桌面,伸出手让人把字条交出来,这时候,上面就会有完整的对话,让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没收的第一张便利贴上写着:


 


“你给老子坐低点,挡住我看黑板了!”


 


“老子我偏不。”


 


  过了几天天收上来的一张,上面写着:


 


“正讲的这道题怎么写?”


 


“你挡住了,老子看不到,不会!”


 


“我看见你写了。”


 


“我用的方法你理解不了。”


 
   后来,我也问过别的老师,说是偶尔一次抓住了,让他们站讲台上读了出来,之后上课就再没有传过了。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们俩在我课上传纸条越来越频繁了,因为其他课上没机会,怕丢人。我一直认为小纸条也属于学生间的小隐私,我会看,但是我并不会让他们读出来。他们也似乎默认了让我看,以至于到后来并不避着我,光明正大地传。再者可能还专门把他们想说的故意写在纸上让我抓住。比如这一张上写着:


 
“谁让他把咱俩安排这么近的,怎么能辜负他的好意?”


 


“以后要多点‘学术交流’。”


 


   我看着字条哭笑不得,但是也没有再把他们调开过。两个人的成绩渐渐都拉平了,没有了偏科的现象,从后来收到的字条可以看出,多是以理科公式和文科重点讲解为主。两个人也就真的以这种不打扰别人的方式一直进行着“学术交流”。偶尔在图书馆,我还能看见易烊千玺给王俊凯讲阅读理解技巧,王俊凯给易烊千玺出练习题。到最后,两个人的字条都不用我去收,下课他们会自己交给我,我也就像收藏邮票一样,一张张存着。


 


   最后一张字条是他们高考前一天,我监督考场布置的时候在易烊千玺抽屉里发现的。


 


“高考之后,你打算报哪个大学?”


 


“不知道啊,看成绩。”


 


“以模拟题分数看呢?”


 


“咋,你想和哥们报一个学校?”


 


“嗯。”


 


   那时候我没多想,以他们两个最后几次模拟考的成绩,我一点也不担心。想来两个孩子要是能在一所大学学习相互有个照应也好。


 


  几百张的小纸条,不如两张一模一样的录取通知书。 


   我想大概是一所学校了吧,两个人毕业之后每年的祝福短信总是一前一后到的,寄来的鲜花也是一个发货地址。看了那么多小字条,两个人的字我也是认得,这么多年没什么大的变化,有时寄来的花上会夹有明信片,明显两张是一个人写的。我可能算是思想前卫的老师了吧,多多少少猜到了些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收拾完桌上的纸条,想起半小时前收到的快递还没来得及拆。里面只有一张红色贺卡,我心念着过年还早吧。打开才发现是一张喜帖,邀请我去当证婚人。我收到过这么多的喜帖,这是最特别的一张,用烫金字体写着两位新郎的名字:易烊千玺&王俊凯。


 


 


 


——END——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