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

醉卧红尘忆往昔
上学所以暂退,很感谢关注我的人(◍•ᴗ•◍)❤

最大的事情

Apple:

谌(明星)夏,安安小哭包+小醋包,(没有AI戏份)短


虎牙你给我接好了(牙山盐果大四角乱嗑)


勤奋勤奋,这篇以后估计要等寒假了婴


BGM小易老师的表演


有几句脏话不是我想说而是谌(chen)老师想说(分不清前后鼻音的我码字时哭泣)






——


最大的事情,是跟你在一起,跟你看夕阳,跟你听海浪,跟你喝咖啡,跟你闻花香,


听你说你爱我,然后告诉你我更爱你。








谌浩轩生日会终于在鲜花和掌声中结束,他如释重负的深呼一口气,赶紧退到后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拔下正在充电的手机,解锁滑到微信,小祖宗还是没有回复自己。






啊啊啊完了!






谌浩轩妆都来不及卸,推着助理麻溜的跑路,司机等在后门,谌浩轩跟身后有鬼似的,拉开车门钻进去,差点把门甩在助理鼻子上。






“诶呦喂浩轩你下次再这样我就去跟夏常安告状了。”助理隋玉唠唠叨叨看样子是不准备停了。






“闭嘴行吗,老子烦着呢,改明儿个换个新助理。”谌浩轩俊脸一皱,把头扭向手机,手机的光亮调到最大,刺着眼睛也不管,双手噼里啪啦。






隋玉闭上了嘴,但还是不怕死的把头伸过去,“被嫂子冷淡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跳的那个sex啊,哼哼,回头有你好哄的。”






谌浩轩厌恶的把隋玉一股蜂蜜奶油味的薯片推开,“说了多少次不要买这个味道,安安说过了又甜又咸比屎还难吃,怎么着烧烤味是贵一块钱吗?”






“唔...促销嘛...而且我私房钱比较紧...”隋玉口齿不清的嘟囔。






谌浩轩懒得再搭理他,说到夏常安脑仁儿又疼了,这小祖宗,俩人在一起以后整天吃醋,吃女生的猫的熊的弟弟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醋,吃的乐此不疲,一般表现就是——夏常安一个人蜷着看芒果台八点档看的哭哭啼啼,根本忽略了旁边跪在地上双上虔诚的捧着一包卫生纸的谌大明星。






“安安安安安安我错了嘛我不了嘛,安安最可爱了,不生气了好不好嗯?”谌浩轩把脸凑到最近,装出演戏的时候都做不出来的楚楚可怜,活脱脱一个大戏精。然后趁夏常安一个不注意,咱们的大明星劈头盖脸就是一个吻下去。






夏常安一脸懵*然后笑开了。






所以总的来说,讨好夏常安不是那么的困难。






但是这次呢,它的根本性质就是不一样。






谌浩轩托着腮,觉得自己要抑郁了。以前夏常安吃醋,顶多是觉得自己看猫的眼神比看自己的温柔,或者是给粉丝签名的时候太过体贴,可是今天不一样啊!今天谌大明星可是选了一首让人血脉喷张的歌,然后跟一个伴舞姐姐贴  身 热  舞正常表演,跟以前那一点小打小闹差的有点儿多啊。






“再快点儿。”谌浩轩,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忍不住往前探了身子跟司机说。司机没说什么,倒是隋玉吃完了薯片又开始撕巧克力,“急什么啊,早去晚去都是一样的找死。”






“你是不是想永远也说不了话?”哇你们看见没谌影帝的笑容真的是超级温柔!俗称笑里藏刀!(即哈哈哈哈哈哈哈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隋玉吓得缩了缩脖子把自己护住挪到窗边,你坐在我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谌影帝管不了银河不银河的了,车还没停稳就拉开门疯跑走了,隋玉招呼着师傅喝点儿饮料把自己也顺便送回家。






当司机翻了个白眼掉头的时候,谌浩轩崩溃的站在自家门口。






ask  进不去自己户口名下的房子怎么办?


ans  哥们一定是惹老婆生气了吧?好办,跪在地上跪一夜,要么成功唤回老婆的心要么从此居无定所。






谌浩轩默默给这条回答按了个“踩”,然后抓狂,为什么偏偏是吵架这天忘带了钥匙!简直无fuck说!






谌浩轩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平生最苏,“安安,开门好不好?”






1秒


2秒


3秒


5秒


10秒






“咔擦——”






“安安我就知道你一定不...”






“今晚睡外面。”






“哐当——”






听,影帝哭的声音。






影帝委屈,影帝难受,影帝有小情绪了!此时此刻谌浩轩的心情已经是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我们可以将他的心理活动凝练成三个字母——






MMP






嗯,言简意赅。






“安安,好冷的外面!”






“楼道有暖气。”






“安安安安,我好饿嘛嘤嘤嘤。”






“楼下有小卖部。”






“安安安安安安,你为什么关了WiFi!”






“...谌浩轩你活该!”






夏常安奶声奶气的吼,好像...哭了...






哭了?






哭了。






哭了!!






谌影帝希望自己有遁地术。终于,夏常安光着脚哭哭啼啼的来开门了,激动死了谌浩轩。






谌浩轩把包一甩,搂住夏常安二话不说上嘴。






夏常安还在抽呢,被堵住嘴喘不过气来,睁着桃花眼,小脸蛋儿憋的红红的,还挂着小泪花儿。






谌影帝放开了夏常安,本来想无理取闹的夏常安突然被亲不知所措,导致忘记了剧本,他鼓着嘴一把掰开谌浩轩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坐沙发上赌气,电视上正重播着谌浩轩的生日会,如果谌老师没记错,下一个节目就是罪魁祸首sex。






谌老师看见电视里的自己一身蓝走了出来,赶紧冲过去关了电视,夏常安还有哭腔,毫无杀伤力的嚷嚷有本事别关啊。






“我没本事,一点本事也没有。”






谌浩轩坐到夏常安旁边,沙发陷下去一点,夏常安又往旁边挪了挪,看也不看谌浩轩一眼,气的谌浩轩直接把夏常安拎到了自己盘着的双腿间。






夏常安惊呼一声,然后愣愣的盯着刚刚自己坐塌下去了一点的那一小块地方又慢慢恢复了原状。






谌浩轩看他分心,把他的小脸扭到自己这边与自己对视,看见夏常安肿肿的双眼像两瓣桃花。以前吃醋他都是大吵大闹的,这次却安静的不可思议,嗯,真出大事儿了。






谌浩轩叹了一口气,提了提夏常安,用手轻轻按着他滚烫的眼眶,又亲了亲桃色的眼尾,“不生气了安安,那首歌我比较喜欢才跳的。”






“比较喜欢?是喜欢和女生跳舞吧。”






夏常安小声说,头却埋在谌浩轩外套里蹭。






“我喜欢和安安跳舞,可是我以前要教安安,安安也不愿意不是。”谌浩轩吻他可爱的发旋,揉他软乎乎的头发,安安怎么这么香啊,有奶味的男孩子。






夏常安觉得理亏,没理。谌浩轩是要教他,还说粉丝要看他俩一起跳舞,夏常安懒,给拒绝了。






“安安是不是喝了牛奶啊?”






突然转移话题,夏常安怔了一下悄悄点头。






谌浩轩夸张的吸了一大口,然后捏捏夏常安不堪一握的小腰,“喝了牛奶的安安好香好可爱啊,那安安就不要生气了,以后我不了,好不好啊?”






“怎么可能不了,你以后肯定还是要跳的嘛。”夏常安的声音已经小到听不见了。






谌浩轩知道这是有转机的标志,“我真再也不了,以后都一个人跳,不然也可以你唱我跳。”






“哦!”夏常安忽略他的冷笑话,闷闷应一声,再扬起小脸的时候已经笑嘻嘻了,主动贴到谌浩轩旁边“要轩轩亲。”






这小奶包怎么可以变脸这么快这么要人命!谌浩轩幸福的叹息,然后黏上去,和夏常安交换一个绵长柔软的吻。






你是我最大的事情啊,就是想看你因为我吃醋,那说明你在乎我啊。


然后我耐心的哄着你,看你跟我索抱索吻,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啦。






the   end

评论

热度(364)